景区动态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 >> 景区动态

花岩故事

发布时间:2014-08-04 09:40:53 浏览数:1858

        花岩,俗称“下王”,又叫花岩寺,青原区富田镇一个远离尘世的小山村。一条清澈的小溪穿村而过,几十户村民上下错落居住在山旮旯里,婉转动听的客家人口音飘散在山岚间,俨然世外桃园。历史老人在他有限的一生中读尽他的无限内涵,观嬗变于烟波浩渺之外,启哲思于残垣断瓦之中。
        下王村的历史源远流长,花岩村委会辖上王、下王、新石坑、老石坑、下槽、南源、潢汾、湾下八个自然村。“书是青山常乱叠”,花岩是一部书,我们可以把花岩当作书来读。
        清雍正年间(1723年-1735年),郭懋一后裔郭奇玉(如珍)从于都迁徙而来,是立基最早的姓氏,建有奇玉堂,现有220人。清乾隆元年(1736年),兴国杰村乡桥下山张昌海迁入,现有11人。清光绪庚寅(1890年)年间,匡由枝由富田匡家迁上王。1947年,其子匡丕财迁下王今地,现有18人。1912年初,兴国大埠第五房王继云迁入,建有发源堂,现有15人。然而,躲在 大山深处这样一个世外桃园的人们,却仍无法躲避官府和黑恶势力的欺压。
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郭由洪家保存的一块青石碑上,清晰地镌刻着清道光元年(1820年),郭先锦、胡加成不堪忍受官府的压迫,毅然振臂高呼,在万寿宫举行集会,抨击清朝政府的腐败无能,驱赶进山闹事、骚扰百姓的地痞流氓花子贼,山里村民过上了一段祥和恬静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  1927年始,胡家驹从事地下党活动,常在花岩一带发动群众,向穷苦农民宣传孙中山先生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工农的三民主义政策。共产党的十大政纲,点亮了山里人的心灵。青翠的山林里铺陈着枯枝败叶,遍布毒蛇猛兽,由于叛徒的出卖,胡家驹在花岩南源村被捕牺牲。鲜血染红了山岗,映红了杜鹃。
        “晨钟暮鼓唤醒人间名利客,经声佛号惊回宦海梦迷人。”安仁山千年古刹能仁寺并不仅是怡情悦性的画境诗笺,也是屯兵养马的战略重地。赖经邦、段起凤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,于1927年腊月建起了军械所,龚荣、汪安国两人忙忙碌碌半个月,搭起工棚,垒起冶炉,竖起车架。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震醒了冬眠的石蛙,西里嚓啦的车钻声盖过了啾啾的鸟鸣。于是,一把把大刀、一杆杆梭标、一支支鸟铳,从这里输送到泥腿子的手上。富田大财主王初曦寝食难安,派靖卫队一天天地骚扰,用土制炸药一次次地偷袭,逼得赖经邦不得不把军械所迁到第七纵队营地养军山,再迁三彩淘金坑。花岩村民为掩护军械所的转移,家里鸡鸭鹅被强抢,一栋栋房子被白匪焚烧。
        1930年,曾山进驻横坑村,他走访上王、下王、潢汾、南源、新石坑、老石坑,讲解土地革命的道理,听取分田分地的建议。在万寿宫,在春和槽,铁坑槽、上下槽,与宗教人士攀谈,同油槽匠人共眠。每个村庄都有他的身影,每个山旮旯都有他的足迹。曾山独具匠心、运筹帷幄,以横坑为中心,集合周边的十余个村庄,冠以“花岩”之名,创建了富田第一个土地革命示范乡—— —花岩乡。敌人以为曾山长期在横坑居住,经常半夜去搜捕。殊不知,他在横坑村不但有秘密住所,而且常在下王、潢汾、能仁寺过夜,敌人一次次扑空,一次次烧房杀人,农民一天天觉醒,斗志一天天高涨。在下王,成立了农会、赤卫队、青年团、少先队、儿童团等农民组织。军粮、兵源不断输往革命队伍。东固革命根据地博物馆和吉安县革命烈士纪念馆里,至今各保存着一枚毛泽东、朱德颁发给花岩乡的“购买公债、支前扩红”银质奖章。人们清晰地记得花岩乡各村领导人的名字:胡成汉任组织部长兼文书,负责扩红运动,还有池含铨、肖齐太、胡嘉玉、黄为炳,温国珍等;解放初期,花岩乡人民政府乡长曾志炳,副乡长钱期份、黄为炳,主席张庆林,花岩乡对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,曾山劳苦功高,曾山功不可没。
        1932年,毛泽覃夫妇来花岩乡筹备战略物资,开展扩红运动,发放苏区债券,为反“围剿”作准备,因贺怡身染重疾,长驻南源梅树坑养病。敌军探得消息,派一个 连来犯。毛泽覃率领游击队、赤卫队在南源大门墩设伏,一举全歼该敌。毛泽东得知这个情况,兄弟情深,立即赶到南源探望贺怡。
        红军长征后,国民党军疯狂反扑,实行白色恐怖,合村并乡,三里一甲,五里一保的所谓全民管理。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地痞流氓更是卷土重来,反攻倒算,对苏区人民采取残酷的烧、杀、抢报复行动。长劲(迳)村刘竹山被杀,刘氏宗祠被烧;花岩胡嘉玉、郭传坤、郭传坎等十余人被杀,郭氏宗祠被烧毁;老古庙红军后方仓库被烧成废墟。一时间,苏区风声鹤唳,人人自危,一夜数惊,“白军来了,走反啊!”这心惊肉跳的喊声,成了男女老幼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。白军来了,老百姓就往山上躲,村庄实在无法住了,就逃进深山老林隐匿,花岩乡十室九空,村村薜荔,户户鬼歌,一副“长夜难眠赤县天”的凄惨景象!
        长歌当哭,新歌当笑,如今的花岩旧貌换新颜,人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